堂堂良鸡

放纯洁东西的地方。

【星战】猎人与狼 第二章

Hunter!Rey/Werewolf!Kylo Ren

第二章 凯洛伦

 

        血的气味。

 

        这种气味在凯洛伦成为狼人后长长久久地伴随他的身边。他不是阿尔法狼,阿尔法是一头毛发斑驳的巨狼,斯努克,他吸纳了心存叛逆的凯洛伦并化为己用,他通常不亲自捕猎但是没人能撼动他的威信。

 

        凯洛伦与同伴将猎物载回狼人部落时已经时傍晚,巨狼斯努克狰狞的头颅正埋在羚羊的肚皮里,凯洛伦似乎是恭敬地垂着头,但他地心并不在这里。凯洛伦自从被策反之后在斯努克面前表现得十分顺从,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意志并不纯粹且不坚定。他心存疑惑,如春天的新草钻在厚实的肉垫下。

 

        斯努克告诉他了人性是进化中的杂草,人性软弱,软弱的东西就是糟粕。那时候斯努克洋洋得意地向他递出橄榄枝,他毫不犹豫地跃入黑暗。一日复一日,斯努克啃食着狼群上供的猎物,也蚕食着凯洛伦的意志。凯洛伦化为人类的时间愈发缩短,掠夺对他而言也更加顺手自然。

 

        为什么仍然会心生动摇?黑暗蚕食他,血液麻木他,那日他仍想亲吻婴孩柔软的手。斯努克不知道,或者说凯洛伦期望斯努克不知道,那场在人类村落的屠杀之夜,他的背叛之夜,凯洛伦放过了一个女婴。他在每一个黄昏定省时刻将女婴定位在他软弱的根本,是他与祖父之间不可忽视的距离。每一夜,每一日,他都在深刻反省中……昏昏欲睡,这始终是一个不可跨过的坎。

 

        他太容易在反省中睡着了,完全被野兽的单纯思维捕食了!

 

        斯诺克虽然崇尚兽性的优越,也同时拥有理性的思维,这使他处于狼人族群中的不败之地,这也是大多数被兽欲驱使的狼人所缺乏的。斯努克精于此道,利用狼人的缺点进行管理,狼人部落因此井井有条,阶级分明。

 

 

        “凯洛伦。”

 

        他偶尔会在草地中用尖爪写下自己的名字,有时候在石头上,叶片上,和所有不引人注目地地方。叶归土,尘归尘,也许这片森林会记住他,凯洛伦轻轻地想。

在他忘记自己之后。

 

        凯洛伦有一点想错了,森林才不会记住他,只有另一个稍年轻些的无忧无虑的生命会去捡地上的小石头和叶片。

 

        蕾伊在森林边缘进行探索时看见了一片奇怪的写着名字的叶子。干燥,发黄,距离从树枝上落下有些时日了。

 

        “凯洛伦?”

        风吹走了她的呢喃,直到森林深处。




短小更新了。
第一章在这里:http://bucky-bear-bedtime.lofter.com/post/2f2e12_120d775e

摸鱼。双面安琪,爱,无性和性的梗老早有了,补魔鬼安琪的鱼🐟

工具:我的手指头🙌

有参考,p2
我爱Reylo发自内心

【星战Reylo】猎人与狼 Chapter Ⅰ Rey Nobody

Hunter!Rey/Werewolf!Kylo Ren

猎人与狼

Chapter Ⅰ Rey Nobody

蕾伊是村子里的猎人学徒,不久刚卒业,该说是被迫强制性的卒业,卢走天的死亡带走的不仅是村子里的唯一的猎人,同时也将村子暴露在狼群的虎视眈眈中。Rey在半推半就下上岗了。 

 

不,这不是今天的故事。我们说的是一个无名小卒的故事。

 

也许村子里的青年人都对十几年前风雨交加的夜晚有印象,雨和风夹杂在一起似乎通常不会预示着什么好事发生。在猎人们赶走狼群后,一个女孩被留了下来,她是蕾伊,村里的孩子们叫她Rey Nobody。她很快的适应了村庄的生活,她通过捡森林里的浆果换取口粮,一切都太自然不过了。似乎也是自然而然的被卢走天收为徒弟,反正村里的怪人都聚集在猎人里。卢克对多一个拖油瓶没有什么意见(最开始时的确有过人看见卢克与蕾伊像野兽一样隔着几个金币和一块兽皮干瞪眼,显然最后是卢克既带走了兽皮也带走了蕾伊,从她那个简陋的木板房里)。当然村里也有闲着的好人想要收养蕾伊,无不几天后蕾伊又回到她的木板房,睁着警惕的眼睛,她的确住在村庄里了,但她是无名氏,她不属于这里,她从那些人的眼睛里能够读出来。

 

这个村庄处于国家的偏远地带,正好与森林相接。敌国的烽火延续不到这个角落,这里的人几乎没有见过战争,也从未为战争担心。作为代替的,他们面临着恐怖程度不亚于任何一颗炮弹的危机。

 

狼人。

 

多年前,像我之前说的,风雨交加不会是一个好日子。卢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徒弟(他的名字已经在卢克面前不可谈起)化为狼人并带走了他诸多弟子。因内部矛盾外加森林狼的干扰,猎人组织曾一度面临分离崩析。村民的回避与不信任,即便是卢克天行者也被动摇了,他的同僚们许多转行,或者离开这片土地。他愈发孤僻,奇妙的是狼群并没有再频繁打扰村庄的安宁,也许是忌惮卢克,也许是在保存实力。聪明的狼极有耐心,他们捕捉猎物的安逸,卢克深知这点。

 

好了,说到卢克天行者带着蕾伊·拖油瓶·无名氏。卢克像是没有教授蕾伊的意愿,他已经犯下一次过错,他不能容忍第二次。而蕾伊是何等的天资聪慧和顽固,她像一柄长矛一样蓄势待发,卢克从她身上看到的各种品质如此熟悉,熟悉到足以使他心生柔软同时尖锐地刺痛。他开始成为蕾伊的导师,教她狩猎,教她尊敬自然平衡,一切既有开始就有终结,有光就有阴影,有温情也有暴力。他教导她感受自己的力量,这力量充满生机,有无限可能,增盈,增盈,增盈……

 

砰。

 

 

开罗人正在浅眠,月光,草地,和平日没有不同,他却敏锐地感受到什么,脚掌下有生命簇拥生长,是柔软的新草。他观察着,欣赏着,茫然和欢欣同时出现,他把这归责于刚睡醒。

找到她。

找到……找到什么?他想问,但是问谁呢?

 

 

另一端也有人在短暂的夏夜中失去了睡眠的爱戴。蕾伊在睡不着的夜晚会坐在木桩上凝视森林中无穷的黑暗,她有纯正的好奇心,对身体里潜伏的力量,对黑暗,对她不知晓的一切。她从没告诉过卢克,本能警示着她不要告诉任何人,同时好奇怂恿她前进,前进,向任何一个方向,任何一个地点……

向他。

向谁?他是谁?



---------------------------



很不负责任地开启巨坑,会加油更新的!真的是太喜欢他们了!看看热度反响我再想要不要打鸡血……




不占tag了,立flag写猎人!Rey/狼人!Kylo Ren

吃reylo时我就像吃所有迪士尼的cp一样,花啊,唱歌啊,我吃,可我想的是,

他们在经历过一切之后清楚地意识到,相爱相知但是永远无法在一起。

收到了嗷呜嗷呜嗷呜!!!!!